焦點新聞
  • 首頁
  • >
  • 生活
  • >
  • 副刊/難以觸及的終點線——《關鍵少數》的追尋

副刊/難以觸及的終點線——《關鍵少數》的追尋

《關鍵少數》講述一九六〇年代美蘇太空競賽時期,三位非裔女性凱薩琳、桃樂絲、瑪麗在NASA的計算相關工作。圖:翻攝自《關鍵少數》

《關鍵少數》講述一九六〇年代美蘇太空競賽時期,三位非裔女性凱薩琳、桃樂絲、瑪麗在NASA的計算相關工作。種族與性別的框架如影隨形,隔著螢幕都令人感到喘不過氣,歧視散布在生活中的所有細節,職等、薪水、廁所、座位、書本、甚至一壺咖啡,都是劃分。得知數學天才凱薩琳每次需耗費四十分鐘以上來回洗手間,衍生的經典片段:計劃主管憤怒地拿著鐵鎚敲爛「Colored Ladies Room」的指示牌,宣示NASA的廁所再也沒有分別,大家的尿液顏色都是一樣的——看似大快人心,然而現實總令人絕望:打破隔閡的必須是白人男性,否則無效(我們必須永遠等待這樣的救贖者?),而出了NASA大門,還是區分。

其中一個片段擁有數學、物理雙學位的瑪麗欲申請工程師一職,然而照著章程申請的文件卻在最後被退件,理由是她不符合新增條款需上進階課程(當時只有白人學校有開設)的條件,沮喪又氣憤的瑪麗說道:「Every time we get a chance to get ahead they move the finish line. Every time.」不斷被延長的終點線,不只發生在瑪麗的工程師職位上,更展露在非裔女性的方方面面。

儘管與劇中背景相差六十年,我們仍然在追尋那條終點線,身為女性,我有時感到絕望。尤其在劇中主角們用盡全力展現自己不凡的實力和精神,終於獲得主管的認可與賞識,白人女主管試圖釋出善意:「桃樂絲,雖然妳可能會這樣想,但我對妳們沒有偏見。」「我知道,我知道妳可能這樣以為。」這種「我們不是歧視,但⋯⋯。」的言論至今仍散佈於現代社會,我們真的前進了嗎?遠遠不夠。

儘管前路漫漫,三位女性的眼神依舊打動了我,被嘲笑的薛西弗斯也罷,推著石頭,我們繼續向前走。

作者/季竺怡
IG「樂遊原(@leyou_yuan)」共同經營者。

本篇文章轉載自《桃園電子報》。

相關新聞

GSCF 推出營運資金即服務

AUTOMOBILI PININFARINA PURA 於 2024 CONCORSO D’ELEGANZA VILLA D’ESTE 作首次歐洲亮相

Lukka 收購 Coinfirm,將審計數據帶進區塊鏈分析、合規和調查

Carl Jr. 將根據與 Boparan Restaurant Group 簽訂的新總授權協議擴張至英國和愛爾蘭共和國

新航班機遭強烈亂流襲擊 1死30傷緊急迫降曼谷

好功夫!通緝犯把自己「折疊」藏進烘衣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