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 首頁
  • >
  • 生活
  • >
  • 副刊 / 回眸伊斯坦堡,告別土耳其藍(下)

副刊 / 回眸伊斯坦堡,告別土耳其藍(下)

伊士坦堡既是拿破崙所說:「如果全世界是一個國家,那首都必是伊斯坦堡」,高揭掌握軍事政治經濟權力旗幟的戰場,也是宗教文化藝術交會融合的歷史現場。

藍色清真寺。圖:陳嘉英提供    

古老而優雅的聖索菲亞身世,顯現一千年多年來東羅馬帝國的基督教,與奧圖曼帝國的回教的風起雲湧。懷抱獻給耶穌的聖索菲亞,以希臘「神聖智慧」之意而命名,由物理學家米利都的伊西多爾、數學家特拉勒斯的安提莫斯設計。自西元532到537年竣工,一萬多人投入建築這所千年來東正教最高殿堂,世界最大的教堂。據說開啓之日,查士丁尼一世從中門走入說了兩句話,一是「感謝上帝,讓我有機會創造如此美好的禱告之地」,另一句是「所羅門,我擊敗了你」,為這勝於耶路撒冷的大教堂而得意洋洋。

當時羅馬人民分兩派,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怒殺三萬人也難平息紛爭,於是下令賽馬場、大教堂、 地下水宮 、水道橋,這些同時進行的大工程,讓人民無力也無聲參與皇室與君士坦丁堡教長的對峙,而全心投入實際生活的建設。

1453年奧圖曼帝國征服君士坦丁堡,天地變色蒼生易主,連神祇也逃不過全面性的顛覆。作為勝利者的蘇丹穆罕默德二世一聲令下,大教堂轉變為清真寺,不但移除所有基督教相關的用具、器皿,還以灰泥覆蓋東正教、基督教鑲嵌畫,再加入當時首席建築師錫南防震石柱、設計的伊斯蘭教宣禮塔和拜樓。(土耳其當代最具代表性的女作家,艾莉芙‧夏法克《建築師的學徒》透過鄂圖曼帝國建築大師建築師錫南,呈現這個歷史傷痛毀滅與重生的歷程)

而後500年就這麼瀰漫清真教徒靜默的禱告獨白,宣禮塔向遠方傳經誦法的吟唱。直到1934年土耳其獨立後,追求政教分離的國父凱末爾為這棟指標性的建築貼上跨越宗教界線,民主自由的符號,成為博物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聖索菲亞清真寺正門壁畫。圖:陳嘉英提供

每天有10000人進入此地,透過展示的文物閱讀可見與隱匿的圖文,讚嘆以藝術供奉的故事,低迴經歷劫難後的僥倖。據說這時時期人們可上二樓看兩幅重要的壁畫,一是金色馬賽克壁畫,中間是耶穌,兩旁是兩位君王。另是西元9世紀製作的鑲嵌畫中,聖母瑪利亞端坐中間寶座抱著嬰兒耶穌,座椅上有黑桃符號。而耶穌則以黃金馬賽克拼貼而成。聖母瑪利亞和耶穌的眼睛描繪成天使的形象,衣服的白色部分則是銀製存。利安努斯皇帝在左邊,端上聖索菲亞大教堂;君士坦丁大帝在右邊,捧著君士坦丁堡,雙雙敬獻給耶穌基督,可惜目前二樓封鎖,無緣見及。

2020年,這所東正教、基督教堂從清真寺、博物館又回到清真寺的身分,只不過相較於百年前宗教神聖的殿堂,虔誠專注而拘謹的氣氛,每天70000人來此的熱鬧一掃寧靜謙卑的表情,而充滿打卡,交誼,聚會觀光看秀的輕鬆娛樂感。這離想像中的穆斯林好遠,與去過的清真寺調性完全不同,本應是被眼淚浸潤的歷史現場,禱告的氣氛,卻熱鬧如市集,歡樂似聚會。有一家大小恍若在自家客廳似的捉迷藏,年輕人兀自玩手機傳送現實轉播,也有三五好友顧影自憐,沉醉於擺姿勢的自拍。

藍色清真寺。窗戶引入光源,照在層層挑高的穹頂、迴廊與牆壁。圖:陳嘉英提供

當我們走入這棟錯綜複雜的記憶載體,既為眼前之景長嘆,為這座老態龍鍾,難掩滅寂蒼涼而遺憾;也被迎面照見的華美貴氣,宗教衝突而又同在的文物所吸引。正上方象徵著天堂的圓頂標誌數學家與物理學家聯手突破限制,打造出前所未有的力學、美學,開啟後代建築上的多方變化。窗戶引入光源,照在層層挑高的穹頂、迴廊、牆壁與窗戶拱口上,繪滿基督宗教故事、拜占庭帝國相關的人物壁畫和可蘭經文。

牆角上的金色阿拉伯文字分別是阿拉真主、穆罕默德、哈里發、穆罕默德孫子,四位伊斯蘭教的宗教及世俗的最高統治者。其旁的四天使之所以沒因清真寺無壁畫而抹去,是因為看來不是人而被故保留。其他鑲嵌畫,則圍繞基督教與君士坦丁大帝、查士丁尼大帝、佐伊女皇、約翰二世與女皇伊琳那等人物。

由兵家、暴動、政治角逐都在聖索菲亞發生的史實,可知其象徵性的意義和地位,因此它不僅是動亂時的庇護所,也像英國西敏寺,是君王加冕和重要儀式之處,上方樓台是皇后觀禮看表演處。右方是圖書館,左前方的亭子是蘇丹禱告之所,相對位置是阿訇及弟子管理、學習阿拉伯語禱告之處。每週五阿訇會由旁的樓梯上去說孝順、誠實、謙卑等教義,有如基督教、天主教的做禮拜望彌撒。

在只有君王可出入的中間正門是帝王大門,上有一幅壁畫,耶穌在正中央,左右分別是聖母、和報佳音的加百力大天使,跪於前方的是君士坦丁大帝,耶穌手上的經文是「願你們平安,我是世界上的光。」

坐立於大大小小低垂的黑鐵圓架燈之下,精緻的浮雕、反光的大理石和馬賽克和圓頂高處窗櫺灑下的光線,感覺懸浮在神祕的氛圍中,那幾回易主,多少更迭的殘忍與創傷,都杳然遠去。

小聖索菲亞清真寺。圖:陳嘉英提供   

旅程結束於400歲的藍色清真寺,這是伊斯坦堡10000個清真寺中,最美麗的陶瓷品。其背後卻是無法抗拒的命運和莫名的恐懼,建造的蘇丹14即位,14年之後駕崩。在位與任期相同的他難道是預知自己壽命如流星,而深怕後人忘記,於是大興土木蓋噴泉,建學校,在索菲亞對面蓋清真寺。為顯現國威和無比尊貴的價值,他要求以黃金打造,陰錯陽差的是土耳其與的黃金與6 的相近。蘇丹在外打戰,建築師於是建造出6個宣禮塔,總計14個陽台(又是神秘的巧合),而成就今天高人氣,被世人喜愛的清真寺。

留戀人間的陽光溫柔地舖成底色,托起藍色清真寺的剪影。這裡的每一個轉角,每一扇門都是自突厥流浪向西,從希臘羅馬往東,文明交會的櫥窗;每一棟建築,每一種物質都訴說著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以及奧圖曼帝國大時代動人故事,關於蘇丹皇室與平民百姓的生與死、美麗與哀愁。

夕陽下前往機場,土耳其正如英國詩人艾略特形容伊斯坦堡所言,是「多變世界中的一個靜止點」。隨著結束,所有感動在記憶裡靜止,在未來的某些時候喃喃自語。

 

作者:陳嘉英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閱讀教學課程講師、景美女中語文資優班教師及召集人、曾獲台北市特殊優良教師與台灣省師鐸獎。

著作:《課堂外的風景》(與陳智弘合著)、《凝視古典美學:高中古文鑑賞篇》、《寫作力》、《打造閱讀的鷹架:教你如何閱讀》、《閱讀力:三招教你破解閱讀密碼,強化競爭力》、《從世界名著經典出發,提升你的人文閱讀素養、《第一本教你寫好學測國寫的作文書──議題導向的閱讀與寫作》等。

本篇文章轉載自《桃園電子報》。

相關新聞

馬星集團與Bridge Data Centres攜手推出Mah Sing DC Hub@ Southville City

2024歐洲風濕病學大會上公佈瑞基奧侖賽注射液用於治療活動性系統性紅斑狼瘡中國成人患者中的初步臨床數據

HEARTS ON FIRE公佈全球品牌RE-BRANDING計劃

ERS electronic 推出具有光熱拆鍵合和晶圓清洗功能的全自動 Luminex 機器

INCUBASE Arena《鋼之鍊金術師展》延長至 7 月 1 日

Onconic Therapeutics在2024美國消化疾病周公布JAQBO的3期積極結果